坐标x

以下请阅读避雷……小透明自娱自乐居多,脑洞清奇,偶尔产渣粮。目前主萌胜出,律茂,色松。近期沉迷灵能,cp基本不雷。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焰钢,亮光奇杰也吃!(๑•́ωก̀๑)假期出没频繁,

【律茂】you're the winner2

惯例日常ooc慎入,手机码字,每次都很短小,欢迎捉虫
文笔差劲……orz

律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凡人,哥哥的力量一直是令他羡慕而恐惧的存在。自他们长谈后律也抛弃了那份恐惧之心,真正得到力量后才能认识到同类型的哥哥的强大。力量是哥哥的一部分,他坚定地相信着。

而爆发时的他,不是哥哥。

但那又是什么?

或许人承受的下限是无止尽的,无论是哥哥失去力量后如何生存亦或是【力量】想要挣脱出【容器】的束缚时的应对办法他曾都有好好地考虑过,最终还是无力地发现没有更强大的能力,他什么也做不到。
这不还是只能像个傻子似的指望着哥哥自己了吗?

那绚丽的光影曾是他的憧憬,而现在它化作锁链,一头是看不到景色的黑暗,另一头紧紧缠绕上了影山茂夫的脖颈,那是引人注目的源泉,也变成了强加于身的枷锁。

如果哥哥的力量会伤及自身,那还不如消失的好。

消失吧。

这样哥哥就能安全了。

他如此思考着,连灵幻打电话谈话的声音也无视了。

光辉来的时候雨小了些,但天空仍然翻滚着墨色。似乎为了掩饰,他带了把雨伞,不过显而易见,那伞上干干净净没有一滴水珠。他套了件皱巴巴的T恤就赶了过来。

“喂,听说影山君状况不太好,我就赶过来了,能详细说说状况吗?啊……弟弟吗?果然,还是有什么问题的吧。”他看向律,仔细观察着律的表情,而律虽然被这种注视的目光所打量,仍然只是面色苍白,只是眼底潜藏着一片阴影。

灵幻走过来招呼光辉进屋,“光辉君也是超能力者,所以请他来看看。毕竟他和龙套的力量都算是念动力,光辉君对力量的理解应该是挺透彻的。”律轻轻点了头,“请务必帮帮我哥哥啊。”

光辉也没有丝毫耽误,他走到茂夫身边,只看一下他就觉察了状况,“……影山君他,以前有这么厉害的力量外溢吗?”

律愣了一下,最近家里的勺子换的频率越发高了,而因为没有找到什么引起哥哥情绪变化的细节,所以他只是单纯以为力量增长很快而哥哥还在学着控制。说起来,小酒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留下一句:“老子先避难去啦。”就不见了踪影,有时候在事务所能看见他在帮灵幻除灵,但今天事务所里却没有他的影子。

“……如果身体承受不住的话,会怎么样?”
其实他自己也猜的到,只是不愿意去确认罢了。

“就像气球一样,装满了气,但还不停止……喂喂弟弟君啊不要这么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啊!现在的状况没有到那种程度!”律死死地盯着光辉,光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首先从原因找起吧……你知道些什么吗?”

“哥哥最近的情绪很稳定。”律觉得思绪从未这么阻塞过,题目也好人际也好往常都难不倒他,这次他确实有着细微的违和感,却无法找到出处。

“还记得我以前有问过你状况吗,那时候我觉得……影山君看起来,像是冷漠了一点的样子。”光辉压低了声音说着,带着些许的不确定。

“说到这个,我也有点体会。不过我以为是他稍微成熟了些。”灵幻在旁边点了支烟,“他最近都没爆发过啊,说起来情绪波动也太淡定了。龙套好歹也是个初中生吧,冷静的有点不正常了。前两天我抢了他的章鱼烧,他什么反应都没有,以前还能看得出来不开心啊。”

光辉像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一样,他扭过头询问:“那灵幻先生的意思难道是,影山君……变得不像影山君了吗?”

“别乱说啊!”刚刚起就沉默着的律突然抓起光辉的领子狠狠砸在墙上,“哥哥就是哥哥……哥哥他不会变的……”而他的声音也逐渐低下去。

你无法欺骗自己。

心里那个细小的声音说。

说出来是对茂夫最好的选择。就算以保护为名掩藏,那些人一样会发现真相。

哥哥并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因为你独自一人什么也做不到。

律手上的力道慢慢放松了,但一直低着头。直到光辉想小心翼翼地打破沉默时,他才抬起头看向光辉,瞳孔中嵌着光辉担忧而慌张的表情。他的声音很小,但在另两人耳中却非常清楚。

“……那时候的他,不是我的哥哥。”

………tbc

评论(2)
热度(27)

© 坐标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