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x

以下请阅读避雷……小透明自娱自乐居多,脑洞清奇,偶尔产渣粮。目前主萌胜出,律茂,色松。近期沉迷灵能,cp基本不雷。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焰钢,亮光奇杰也吃!(๑•́ωก̀๑)假期出没频繁,

【律茂】you're the winner1

私设很厉害,ooc有……
趁着one剧情还没打我脸赶紧码一点(。)
嗯我的更都很短小(喂)
原来想写长,不过笔力有限就成了这种德行的流水账大纲(划掉)文
这里灵幻和龙套就是纯师徒……另外不怎么会写感情戏orz

梦是彩色的。
影山律做的梦是彩色的。
那里天幕扭曲而黑暗,远处的地平线上弥散着不详的黑雾。怪物艳丽着的扭动的身躯狠狠压下来,又被某种光芒所弹飞。或肥大或精瘦的肉|体被绚丽的光利落地切割,浓绿的血液飞溅到岩石上,发出滋滋的腐蚀声。而他的目光仅仅跟随的是于碎石间穿梭的一抹黑影,光芒从双手间升起,如此渺小却也无比突出。
然后那个存在,回头用那惨白的眼盯住他。
啊,那是哥哥……吗?
他从床上惊醒。

影山茂夫依然沉睡着。
这事儿并不是第一次,茂夫在愤怒过度后爆发了强大的力量,然后也陷入了沉眠。大家都认为是超能力使用过度的后果,也没人责怪他延误战机什么的。大战后他们从爆炸中心的西兰花中挖出茂夫的时候,他也是一副脸色惨白无法站稳的状态。
只要休息就好了。
茂夫似乎在之后也没什么大事,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他还跟着灵幻先生一起做除灵的工作。肉改社的锻炼他也在坚持着,但他的脸色依旧没恢复成健康的红润。这种平静的状况持续到与神树的战斗。
就像所有人相信的那样,茂夫再一次胜利了。然而茂夫并没有再一次苏醒。
律走进茂夫的房间。
影山茂夫的屋子里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品,正如他这个人一样纯粹。哥哥正躺在床上,眉眼是舒展的,胸膛微微起伏着,脚不安分地蹬出了被子。如同每天说好晚安后的情景一样平常。但律敏感地察觉有什么看不见的正在改变,而他无力控制。
他走上前掖了掖被角,决定午餐后背着哥哥去灵幻那儿商量点办法出来。

街上零星的行人向着家的方向飞奔,而律告别了妈妈,背着哥哥走出了家门,但他什么也没说。
抱歉妈妈,有些事不能说是因为不能让你太过担心啊。
律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加大了手臂的力道。
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律用超能力形成的屏障护住自己和哥哥。自细密的雨丝间腾起雾蒙蒙的水汽,前方隐隐约约有个撑着伞的人影。
那是灵幻。
“啧,我好歹也是个大人啊。”他自然地将龙套抱起背上后背,“走这么远你也累了吧,还是赶快去相谈所坐会儿比较好哦。”
律咬了咬嘴唇,但终究紧紧跟在了灵幻身后。
相谈所的窗外翻滚着阴云,从这里可以看得见轮廓模糊的战斗后的废墟。碎砖乱瓦还未被完全清理干净,破碎的玻璃片浸泡在泥水中,偶尔反射出一两点光影。龙套被安置在灵幻的按摩床上并盖上了薄毯。灵幻端过一杯热茶,坐到了律对面的沙发上,“龙套的状况到底怎样了?上午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一开始我还以为他醒过来了。”
“……哥哥一直没醒,我很担心。”你有什么办法么。
其实他也没指望着灵幻能想出什么解决的办法,不过说到底灵幻算是他比较熟悉而且关系网很大的“能力者”了,或许他只是想着利用人脉而已。
而光辉太过敏锐了,这种敏锐触及到了律保护哥哥的限度。
“……是吗。”灵幻也严肃起来,“确实,都过了这么些天了,就算是睡眠缓解疲劳,这能量都快积累成胖子了吧。那么龙套弟弟啊,你有发现什么细节和线索吗?”
“哥哥只是累了,”律用着无比肯定的语气大声地说,“对,哥哥只是累了……”他抱住了头。
“喂喂,冷静点,小鬼。”灵幻摇摇头,将茶水往前推了推。
而律还是低着头,他不是不愿意说明,而是惶恐着灵幻知道他的发现后可能的反应。或许他自己也在恐惧着自己的情绪。
如果哥哥不再是哥哥的话。

评论(6)
热度(42)

© 坐标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