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x

以下请阅读避雷……小透明自娱自乐居多,脑洞清奇,偶尔产渣粮。目前主萌胜出,律茂,色松。近期沉迷灵能,cp基本不雷。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焰钢,亮光奇杰也吃!(๑•́ωก̀๑)假期出没频繁,

promise

老早以前写的……趁深夜人少放出来
水平渣的短小菌orz
一开始是群内太太们关于小久的讨论有了点灵感……但是写着写着感觉自己ooc了orz
未完,不过我觉得当开放式结局也行(你)

毕业典礼后是盛大的狂欢,学生们哭着笑着搂住同窗与父母。校长笑吟吟地看着一个女孩子憋红了脸向一个男生拼命说出了什么而又掩面逃走。“嘿丫头片子你不知道那个男生想拉住你来着……嘛这是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而欧鲁麦特也被这种情绪所感染,他走下演讲台和每一个学生拥抱:“哦哦,你也终于要走上人生的新台阶了啊!加油啊少年!”
似乎是顾及到欧鲁麦特如今虚弱的身体,大家小心翼翼地回抱住他。不时有人因为太过激动而用力过头,被旁边的人狠狠拽开,却露出一个伤感和喜悦混杂在一起的别扭的笑容,泪水流到嘴巴里还不自知。
丽日看着饭田叹了口气,“这种时候不需要忍耐啊,笨蛋。”而饭田扬起头紧绷着脸,眼镜在阳光下微微反光,嘴唇紧紧抿着。头发上乱七八糟铺的一层彩带将他努力营造的严肃气氛破坏殆尽。丽日看着他忍不住笑出声,想回头和朋友分享饭田难得出糗而不自知的场面,但是混乱的人群中,标志性的那头墨绿卷发毫无踪迹。
“诶,小久呢……”
而她的朋友正在后山背逃出人群的no.1拉着谈话。
没有人知道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在拿到英雄执照的那一天,两个人到后山去说了什么。没有熟悉的爆破声,也没有树木被轰倒在地,泥土崩塌的声音。安静到整个世界仿佛没人发现他俩不见了一样。一只鸟飞到树杈上歪歪脑袋,看着两个人类说着些它不懂的话语。
“……废久,给我好好活着。”
“好。”
而后静寂无声,他们沉默的对视。

毕业后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办理了入职手续,进了同一家事务所。直到两人同时出现在事务所的门口大家才知道这俩几乎是同时签约,秘密到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程度。虽说过了三年的磨合,两人的矛盾也不再那么激烈,甚至在战斗中他们已经成为了不错的搭档。但说实在的,两个人朝夕相处的和平场面还是让前来报到的切岛大吃一惊,以至于到后来在聚会喝酒时将这当成了什么不得了的趣事大声地喊了出来:
“你们是想不到那种感觉,当时我看到两个人的桌子是面对面时吓了个半死,还想着是那个傻瓜这么设置的……”
而旁边的爆豪狠狠瞪了他一眼,又被绿谷端着酒杯劝过去喝酒去了。这种旁若无人的互动惊爆了一桌人的眼球。上鸣一口酒喷到了桌面上,引起一阵女生的惊呼和议论。
“你是不知道,或许没来也是好事。”丽日最后对着遗憾着有任务没能参加的梅雨总结,“就像是非常粘稠的粉红色的什么一样,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就是那什么恋爱的酸臭味儿。”

如同众人所期待的一样,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作为no.2与no.1的英雄活跃在这个社会无论光明或阴暗的一面中。他们被大众所寄予厚望,被角落缝隙中的阴暗视为绝对要打倒的敌人。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注视着他们,或探究,或恶意,逐渐凝聚成不可视的细线将他们束缚得越来越紧。
你们是正义的。
你们是光明的。
你们是没有缺憾的。
英雄。
爆豪还好,毕竟那坏脾气从他高中时期就名声远扬。而绿谷出久作为新一代的“和平的象征”,公众的目光黏在他身上,让他无处遁形。
这就是责任的感觉吗……?他甘之如饴地享受着奉献的感觉。
这是我能做到的一切。
然后他浑身冒着血,轻轻抱住被救出的人质安慰着,露出了温柔的笑:“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

评论(8)
热度(33)

© 坐标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