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x

以下请阅读避雷……小透明自娱自乐居多,脑洞清奇,偶尔产渣粮。目前主萌胜出,律茂,色松。近期沉迷灵能,cp基本不雷。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焰钢,亮光奇杰也吃!(๑•́ωก̀๑)假期出没频繁,

【KJ】我们如此相似3

来个脑洞大的剧情

蠢作者不懂医学……设定的是【皮诺可器官衰竭+尤莉和皮诺可相处的不错】

===============================

屋子里腐朽的气息越来越浓厚了,梁上的蛛网逐渐干燥,断裂,最终化成细碎的灰尘飘荡于其间。阳台上花瓶中干枯的花朵耷拉着花瓣。附近的人都知道这里住了一个有名但非常冷漠的医生,但医生近些日子从未出现过不免引起了众多猜测。

不过这些黑杰克本人也不会在意,现在他只是攥着皮诺可的手静静地看着她。因为是人工制作的身体外壳,她的肌肤依然细腻,看安静的外表就像是个沉睡的小天使。可是微垂的眼眸透露出了死气,就像是枯萎的枝干从内部慢慢死去一样让人无能为力。屋子里没有开灯,黑暗似乎能让人稍微放松一些,即使这也是假象。黑杰克即使在最初就有了对于皮诺可寿命的估计,但是真正快要终止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无法那么平静地接受。

“医生……谢谢你……你为我这么拼命我好开心……”

“皮诺可,”黑杰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别说话了,你需要休息。”

明明再重新制作一具身体就可以延续皮诺可的生命,但自己的手术技巧却没办法阻止因为时间流逝身体机能内部出现的老化等问题。皮诺可第一次在厨房摔了盘子晕倒黑杰克心中就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之后皮诺可就时常躺在床上休息,医生也沉默地照顾着她。

皮诺可有一次担心地看着他:“我如果死了,谁来照顾医生呢?”

“这么不放心的话,就努力活下去然后帮助我吧。”

但也仅限于这么不带有热血性质的鼓励了,皮诺可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不过和从睡梦中痛醒的经历比起来皮诺可似乎更加喜欢安睡下去。黑杰克想要为女孩换下器官延续生命,皮诺可却拉了拉他的衣袖:“医生,多陪陪我吧。”

烛火在女孩的眼里的倒影跳跃着,皮诺可眼里闪烁着格外明亮的光。往常猝不及防的消极话语,黑杰克就这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然后她笑起来,

“谢谢。”

黑杰克决定在还来得及的时刻为皮诺可动手术。他拿起手术刀时,发现自己正在微微地颤着。他深呼吸平复了下心情,以自己这辈子最稳的手轻轻剖开了皮诺可的小身体。

没救了。

脑海里冷静地出现了这个词的时候,与之伴随而来的却是一阵阵的茫然。是求生意志吗还是什么别的未知的原因,病情发展得比想象中快很多。换成是利益维系的病人,或许他虽然会尽力,但偶尔也会有一两例没办法的存在。现在他无比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不是神,却必须做出只有一次的赌博。

他将皮诺可推出了手术室。

皮诺可再次醒来时家里变了个样子,墙上挂上了缎带和闪闪发光的装饰品,窗台上换上了新的鲜花,从厨房飘来一股饭菜的香气,而医生正坐在她旁边微笑地看着她。如果忽略身体内隐隐的疼痛,这简直就是她梦想的生活。

“哇医生……这是梦吗,好漂亮啊!”皮诺可仰起头期待地看着黑杰克。

“不是梦,稍微等我一下。”黑杰克转身从桌上拿过一盒心形巧克力,“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喜欢这个吗?”

“我……我也好想要啊……然后以后一直做医生的太太……”皮诺可的声音渐渐低下去,黑杰克搂住了她,静静地听着皮诺可最后那点破碎不成句子的言语。

“好开心……”

 

 

黑杰克为皮诺可办了一个简单的丧礼,只有他和曾经和皮诺可相处过一阵子的尤莉出席了。她曾经寂寞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可走时却是有人陪伴的。

“皮诺可……是个好女孩啊。”尤莉此时也能感同身受,就像是切木之于她一样,皮诺可也是黑杰克重要的亲人。

 “我看到医生的布置了……我想她最后一定很幸福。”

===================================

本篇切木表示我根本没有出场你是不是要写成间夫妇啊喂!

【对手指】我觉得这个也是“安乐”的一种?减轻病人痛苦什么的【泥垢

经由皮诺可的事,黑杰克大概能够逐渐理解切木的心情

我是如此希望的

评论(3)
热度(15)

© 坐标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