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x

以下请阅读避雷……小透明自娱自乐居多,脑洞清奇,偶尔产渣粮。目前主萌胜出,律茂,色松。近期沉迷灵能,cp基本不雷。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焰钢,亮光奇杰也吃!(๑•́ωก̀๑)假期出没频繁,

【KJ】我们如此相似2

这里描写了黑杰克产生感情?→话说切木去世后产生感情有点回忆夹杂着【脑补出的爱?】其实感觉还蛮隐晦的

大概是黑杰克和皮诺可聊天然后察觉到的情感吧

坦率地说,本次有点卡文……OOC了_(:з」∠)_


海边的冬天是湿冷的,悬崖上的小屋里,壁炉里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皮诺可趴在窗沿上望着海平面上的星星,暗墨色的天空与大海的分界线已然消失,远处几颗闪光的点掠得飞快又瞬时不见。黑杰克沉默地整理着书本,屋里只余下木柴燃烧的噼啪声。这一晚安静的有些寂寞,但谁也没有打破的意愿。

皮诺可发现了什么但不想说出来,黑杰克不知是尚未察觉抑或是故意掩藏,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切木的痕迹似乎从那以后就开始渐渐消散。在日常充实而忙碌的生活中,黑杰克也很少想起他。有时黑杰克会盯着重症病人的病例发呆,只是头脑空虚着,没有一丝刻意的东西。潜意识里停留着他曾经和切木针锋相对的情景,但自己并未察觉。说是发呆吗,大脑在飞快的像往常一样转动;若说是思考,却也没解决什么问题。

这事儿开始发生在一次无法治疗的重症病人去世之后——虽然黑杰克试图忽略自己的改变,但皮诺可显然算不上开心:“医生,你最近魂不守舍的耶。是还在想着切木医生的事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以前如果有这种状况的话,医生总是会和切木医生争吵啊。现在好像就像失去了什么乐趣一样,真不敢相信切木医生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影响。”

黑杰克尴尬地笑了笑:“大概是病人临死前说的一些话搞得我郁闷了,说什么‘不要治疗’的废话,结果到最后还是抱怨着痛苦——这要我怎么治疗他啊。”

“人家已经十八岁了!知道很多事情!”皮诺可皱皱眉瞪着黑杰克,“人家是你的太太!不要用这样的理由来解释啊!”医生从前也遇见过这样的病人,但是现在的情绪明显有了很大变化。皮诺可惶恐着,却又对这莫名的惶恐感到有些可笑。

“果然,”黑杰克伸了伸懒腰,“你还小啦不懂这些——好啦回来再向你解释,我现在先去买点菜,不然晚上就没饭吃了。今晚吃咖哩饭可以吗?”黑杰克匆忙地抓过大衣披上,行走的脚步有些逃避意味得加快。皮诺可瞪着远走的黑杰克气得跳脚,但想起黑杰克刚刚的嘱咐,又乐颠颠地跑到厨房哼着歌准备材料,没过一会儿就把这段插曲忘记了。

而黑杰克走出门不久便停了下来,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背后的汗浸湿了衬衫,一些朦胧的想法开始清晰起来。皮诺可这样不依不挠地追问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从前没有想过的方向逐渐明朗,这段时间若有若无的烦躁和孤独之感也有了理由一般。然而无法去责怪开启魔盒的皮诺可。

他苦笑一声抹了把脸,“切木啊,我果然还是很讨厌你啊……”

为什么这样地阴魂不散啊。

像是我们融合了一样搞得这么狼狈。


【一开始没有写出详细的大纲所以在慢慢补】

评论
热度(8)

© 坐标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