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x

以下请阅读避雷……小透明自娱自乐居多,脑洞清奇,偶尔产渣粮。目前主萌胜出,律茂,色松。近期沉迷灵能,cp基本不雷。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焰钢,亮光奇杰也吃!(๑•́ωก̀๑)假期出没频繁,

【KJ】我们如此相似

脑洞清奇!近期文力补足字数也不足……

设定了切木去世,描写之后黑杰克自身的心情(?)

文笔渣渣慎入_(:з」∠)_……有点像自由脑补的分析←视角比较奇怪

※KJ注意【其实看不太出特别明显的CP倾向……

※结尾无能文笔无能星人

※但是想努力勾搭同好!


切木死了。

死在战场上。

黑杰克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这是个适合他的归宿。他只是机械地喝完了最后一口热茶,然后向着皮诺可举起杯子,“晚安。”

皮诺可接过杯子,瞪大眼睛看了黑杰克一会儿,有些犹豫地问:“医生,切木医生……是不会再出现了吗?”她抽了抽鼻子,“他是个好人耶。”

“是的。”他温柔地抚摸了下皮诺可的脑袋,“但别过于伤心,去睡吧。”

皮诺可点了点头,默默地清洗了茶杯然后走进房间,轻轻地掩起门。黑杰克确认了皮诺可已经乖乖地睡觉后,站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高脚玻璃杯和一瓶酒,想起这种酒并不昂贵却比较少见,还是切木上次带回来的。他倾出半杯,缓缓感受着酒精的刺激。

或许人在醉酒时很容易想起一些事。

黑杰克以为他和切木的缘分就那么细微却不断地延伸着,谁也不知道下一刻是什么时候相见,又像从未远离那样可以争吵而无间隙。这大概并不是朋友的关系,是什么也没法描述清楚,但他很享受,享受着这种敌友关系。

上一次见面的具体场景已然模糊,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去死吧还是再见也都没什么意义了。关于切木的经历他并没有了解那么深,因为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都无法百分百地了解切木的情感,说得过多反而会招致厌烦。黑杰克不会因为切木受到了心灵创伤就妥协自己的信念,但有时望向切木的眼睛时,偶尔流露出的同时存在的同情与悲哀却无法让他再多说一个字。

有时候切木为病人执行安乐死时的表情让他心悸,切木很虔诚,很快乐,他就在执行一项伟大的事业。黑杰克在面对没办法治好的病人时,也无法反驳切木的行动。他们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却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尽管这条路是一个圆,而黑杰克无法在终点再次看到这样一幕。

明明反对着他的理念,但为什么想再一次看到他呢。

黑杰克苦恼地笑了笑,大概这是因为酒精吧。

 

切木的葬礼黑杰克最终还是参加了。

人数很少,尤莉,黑杰克,皮诺可,还有一些曾经受过切木资助的人们。

“啊,医生,你来了。”尤莉看到黑杰克地身影,点了点头表示招呼。

黑杰克看向照片,那时的切木尚未丢失一只眼,狂傲得不像他认识的那个人。

“这是哥哥年轻时候照的,他那时还很开朗。”尤莉似乎找到了倾诉的伙伴,“哥哥从战场回来,就变成了那样子。我……至今也无法完全的理解,但听说他是为了保护一个孩子死去的。”

“走的时候,或许是带着笑容吧。”

 

黑杰克沉默着,凝视着那张照片。

我们的方式不同。

看到你最后的结局,我想到我们或许是殊途同归。

现在才觉得我们是如此相似。

但这是最后一次怀念你的时刻。




评论(2)
热度(15)

© 坐标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