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x

以下请阅读避雷……小透明自娱自乐居多,脑洞清奇,偶尔产渣粮。目前主萌胜出,律茂,色松。近期沉迷灵能,cp基本不雷。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焰钢,亮光奇杰也吃!(๑•́ωก̀๑)假期出没频繁,

【西乔】废墟天堂

废墟天堂
请注意:文笔废,只是个脑洞_(:з」∠)_
             序号是蠢作者不会衔接而搞的分段……(乖巧脸)总觉得郁闷的OOC惹……
             感谢阅读!(发文跑

01
“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意识不清地喃喃自语,耳边的回答似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风带过的声音,总是轻微而洁净。

“是星期天啊。”

02
西撒▪齐贝林自小徘徊于黑街,长年累月的生活令他成为了相对于意大利大多数民众来说的异类。面对意大利随处可见的天主教堂,他的反应是“哈?没时间吧。”与其向着虚无缥缈的神浪费时间祈祷,不如去找几个漂亮的女孩子聊天或者修炼波纹……当然,天堂这种东西,谁去管他是否存在呢?

但他现在不确定了。

上一次的记忆,停留在瓦乌姆的神沙岚,他抓起发带,用血保护住解药……留给了JOJO那个家伙。然后就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啧,死了是去天堂还是地狱来着?这种乱七八糟的废墟又是什么地方?难不成还有中转站?

他爬起来,拍了拍还稍有些晕眩的脑袋,又打了打身上的灰尘,才抬起眼,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枯萎的花草,沉重的瓦砾与断裂的石块,破碎而发黄的布料夹杂于碎石之间。西撒不自觉地又摸了摸额头,才发现他的头带并不在这里。

在JOJO那里么?
如他所愿一般,面前浮现出了模糊不清的影像:乔瑟夫将他的发带绑在额头,怒吼着挥拳砸向瓦乌姆。当他向走向死亡的瓦乌姆表示敬意时,西撒并不意外,也不愤怒——战士的血流淌在每一个人的身体里,相似的波动使他们产生了共鸣。

或许死去的世界也能遇到很多故人。

他这么想着,迈开了步伐。

03
西撒徘徊于迷雾中。

意外而令人失落的,在这废墟中,仅有自己一个人存在。在这种荒凉无生命的地方,冷静如西撒也不免烦躁起来。他的体力似乎无止尽了,走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也毫无疲倦感,但目所可见的灰色侵蚀着他的理智。西撒隐隐察觉这样的状态很不利,找不到解决方法的郁闷似乎却加速了这种进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算是谁都好。

瓦乌姆。

父亲。

师父。

……JOJO。

打一架吧。

……似乎又一次链接上现实了。他看到了白发的,渐渐老去的众人,看到了不减年轻甚至更加强大的敌人,看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奇妙能力……西撒不自觉地沉浸了进去。花京院悲壮的战斗,波鲁那雷夫令人惊奇的智斗,承太郎赌博的紧张感……逐渐的,逐渐的激起了不知何时遗忘的热血沸腾之感。

JOJO已经是个老头子了。但是不会改变的东西就是不会改变。他的孩子,他的朋友,永远都被一种共同的东西所吸引维系着。

简直无法离开视线…

于是他目光紧随着众人,开启了最后的战斗。

04
DIO的能力……简直是犯规吧!

不自觉地握紧了拳,闷闷的吼声从他的喉咙里发出。这种犯规的能力……

理所当然地蔓延出了血迹。

那个绝境中总能想到各种奇怪却有用的招数的JOJO啊……此刻也无力地躺在了救护车上。肌肉松弛下来了,眼睛紧闭着,看起来只是个锻炼不错的老人。西撒紧盯着仪器上不断变化的折线图,连身后传来的细微的脚步声也忽略掉了。

“……哟!”乔瑟夫突然拍了一下西撒的后背,惊得西撒一瞬间跳起来做出了戒备的姿态。

“这么久没见了,难不成就这么欢迎我么。”乔瑟夫大笑了起来,又试图去勾上西撒的肩膀。

年轻的乔瑟夫一如记忆中骄傲的姿态,黑色紧身装勾勒出强健有力的肌肉,长到奇葩的围巾散散地挂在脖子上,瞳孔中流淌出的是活力与喜悦。

但西撒此时却没有再见老友的惊喜的脸色,他皱了皱眉扭头看向了身后的方向,随后眉头却皱的更紧。

“你不该在这里。”他低哑地说了句,“……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乔瑟夫不明所以,他探头看向西撒刚刚看的方向,却只是一堆乱石,“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你看不到么……”

“啥?看不到,但我知道,我也死了。”

那你为什么一副悠哉的样子啊!“你的孩子,那副伤心的表情,难道你看的过去么。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哦。”

“但是他是个男人了,”乔瑟夫摊了摊手,“承太郎比我要强,不管是哪个方面,我对他很放心。”他顿了一下,“但是好久不见的西撒你……可没办法放心吧。”

啧……

“……你怎么来的?”西撒想着越来越模糊的画面,折线变直的那一刻,打定主意催JOJO快点回去,“都是成年人,有什么不可放心的……倒是你放心的孩子,到底还是个学生啊,喂。”

“我来的时候是有条路的……也不知道怎么走的,前面隐约有光,我只是跟着光走。意外的看到你啦,西撒。”

光么。

“那就沿着那条路回去,光什么的也许是陷阱,这样你都敢跟来啊。”

“也许是,我也想见西撒,西撒也想见我吧。所以就看见啦,有些事也不需要想太多,直觉啦,直觉。”

……是吗……“总之,回去吧。”

“为什么……还没有好好的聊过一阵子!”但西撒把他的身体扭了个方向,那力道大的他无法反抗,正惊奇于西撒的大力,却发现仿佛有另外一种力量在牵引着他像远离西撒的方向走。

“……喂!西撒!做点什么!”他扭过头对着西撒大喊,“你比我熟悉这里的环境吗……”
但西撒却莫名地微笑着,声音轻微而足以让他听清楚,“谢谢。”

他突然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喂……怎么回事……意识又渐渐的消失了……

随着JOJO一点一点地离开,周围的灰色渐渐褪去,仿佛有只画笔沾满颜料抹了上来。涂上了淡绿色的草叶儿直起了腰,涂上了红色的花瓣重新舒展开,断裂的石柱重新蒙上了一层圣洁的白,死气和雾气一同消失在天际。

原来那就是天堂啊。

西撒随着天空中投下的光的方向看去,心底的,连自己也察觉不到的伤痛终于消散。

你和我,都请放下这么多年沉寂于心中的不甘和悔罪感吧。

宽恕日马上就要到了。

致你与我共同存在于此的天堂。



——————————————————————

感谢阅读到这里!曾经微博也看过太太汉化过的一篇漫画,也有西撒赶JOJO回去的一段(貌似是搞笑四格来着……),不过想换一种情感,写出那种原谅与救赎的感觉【文笔还有啥的失败了呢(๑˙ー˙๑)】

希望喜欢!

评论(2)
热度(13)

© 坐标x | Powered by LOFTER